可以跟我谈情,请别和我说爱

  千百年也无解的爱情,仍旧困扰着世间凡人。是人就逃不脱情,是情就残食相爱的心。春秋冬夏之后,日月还是更替照旧,万物还是生芽结果,不为之改,不为之变。但人心,早已不再纯洁,被蒙上一层涩灰,盖住伤口,掩住伤疤,悄悄进化,只为摆脱撕心裂肺的爱情。

  慢慢的,爱不再那么容易说出口,越是懂事越是明白的爱的负担有多重。曾经年少无知,许下诺言,山盟海誓、厮守终生表露之后,接踵而来的却是辜负誓言,尽变谎话。不知道是誓言不能破灭让人成熟,还是成熟让人不再言语誓言。总之,说出誓言的叫骗子,相信誓言的叫傻子。从此,爱、情分开,不再有爱,谈的,都是情而已。

  谎言遍地都是,这本无所谓,说谎属人天性。理由、借口、解释,只是不同层次不同角度都是谎言的说辞。说谎的人没有坏人,真是坏人,是从不以谎言相告。哪来的善意的谎言?是谎言本都是善意的。而爱中的谎言,其实是躲在暖人身心棉被后的一把锋利匕首,掩藏在后,暖意洋洋;刺穿绸缎,刺心之伤。

  不再恋爱,谈情即可。爱不起,爱不深,爱不成。人是有极限承重的一杆秤,爱的分量太重太沉,人是称不出来的,也担不起来的。有情即可,无需再爱。最重的刑罚,不是炮烙,不是车裂,而是生生将爱,一点点的从心上剥开。

  可以跟我谈情,但请别和我说爱。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